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偷偷改微信 ID 的成年人,多少是在和前任徹底斷聯

WeLens 06-08

在微信支持修改 ID 后,很多人第一時間就忙乎起來了。

有的 ID 是藏著自己的年紀,當年放上去還是年輕傲嬌,如今只讓人覺得 " 哦,前浪 "。

有的 ID 里是手機號,這些年沒少因此被各種催命電話騷擾。

但這都是小煩惱——很多人火速修改,是因為 ID 里有前任的生日或者名字縮寫。

這個小小的 Bug,帶來的麻煩可不小。

" 微信號 + 前任 "的組合搜索一下,就能看到很多此類 " 深重的怨念 "。

有些情侶分手后早已不相往來,但看到微信 ID 上的縮寫,還是能觸發不想面對的回憶。

知乎上有個匿名用戶上說," 哪怕你刪除了所有的照片刪除了好友,但你還會認得那一串熟悉的號碼,還會想起從前的事。"

所以,這個修改,也算是一次 " 后悔權 " 的大赦,讓人老淚縱橫。

@咩啊咩啊港咩嘢 :終于改了,我為我年少無知的戀愛腦承受了太多 …

@Ad1LL:年輕不懂事的時候犯下的錯終于可以彌補回來了

@李潤芝:感謝馬哥給次重新做人的機會

@低調的板綠根:這下許多人要徹底和前任斷聯啦

有人言之鑿鑿,以后就是和神仙姐姐談戀愛,也絕不把對方名字寫進 ID 里去了。

不過,既然有了一年一次的 " 后悔權 ",誰又說得準 " 以后 " 呢?

而且,有了 " 后悔權 " 的 ID,也就沒有那么金貴了。

當初,有那么多情侶在微信 ID 里玩這場 "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 的文字游戲,某種程度上正因為那個名字是不能更改的。

ID 恒久遠,一個名字永流傳。

正好適合用來期許彼此的愛情,在云端簽下一份不能毀棄的約定。

一旦它能夠 " 后悔 ",就不再有價值了。

但有了后悔權,才是更正常的事情。

用形式上的宣示來捆綁的愛情,并不真的可靠。

在今天,愛情之所以脆弱無比,就是因為我們對它期許甚多:希望它是解決孤獨的靈丹妙藥,是抗衡生活的變動與不確定的堡壘。

伴侶得是家人,是情人,還要是知己。

尤其當年輕一代普遍遠離本來的大家庭,更讓愛情成了安全感的重要支撐。

" 雖然愛情減輕了我們的孤獨感,但也加劇了我們對愛人的依賴。它本質上是脆弱的。我們傾向于通過加強控制來減輕焦慮 …… 然而,有些人過度抵御愛情的不確定性,結果讓愛情變得單調乏味。" 愛情專家埃絲特 · 佩瑞爾說。

為什么人們常說 " 秀恩愛會見光死 ",大概就是因為宣示其實一種隱形的控制,背后是一種想要追求確定性的不安。

越是不安,越是把愛嚴封密堵,就越會讓生活走向無聊無趣。

愛,也就很快消失了。

愛情本質上不穩定的。

于是,就給我們生活帶來了很多個 " 前任 "。

越是用力的愛,越是難以翻篇。

有些前任,也就成了夢魘。

我們之前做過一期《夢到前任》,夢里翻江倒海,夢醒一片空白,讓人不禁疑心:夢境和現實,哪一個更真實?身體和大腦,哪一個更誠實?

有些夢,還會像連續劇一樣,一點點走到劇終:

" 剛分手的那段時間,我經常夢到自己打他。

第一次,夢到他站在我面前。

我抬起手想扇他耳光時,卻怎么也用不上力氣。

那種感覺非常疲憊,在疲憊中醒來了。

第二次,夢見我和他在馬路邊。

我出手打了他,但用力太輕了。

他走了。

這樣的夢又重復出現了幾次,

每一次,我都能再用力一點。

最后一次,

我夢到他在和別的女人吃飯。

我走上前去,掀了桌子,

他倒在地上,我邊哭邊用力地打他,

他渾身上下都是血。

我醒了。

后來就不再做這樣的夢了。 "

前任在夢里糾纏,多半是因為沒能放下。

這種情況下,毀掉多少信物,或是改掉微信 ID 這樣的遺跡,都是表面動作,觸及不了根本。

修改 ID 功能推出前,有個匿名評論說," 既然微信號改不了,其實也不錯,提醒自己還有過這么一回,最重要的是你從這段感情里學到了什么,你要做的只是放下。"

不能走進這一步,多少修改都只是欲蓋彌彰。

有個挺雞湯的說法叫:如果愛是所學校,前任就是最好的老師。

當然,沒有人保證這個老師是良人還是禽獸。就像現實中的學校一樣。

單身了一輩子的社會學家上野千鶴子曾說:" 如果你在和我的交往中有過一點快樂的話,就請感謝我之前的男朋友吧,因為是他們,教會了我該如何同你相處。"

上野自己年輕時是一個性格各色、整天陰著臉的女生,而且長得很不漂亮,但愛情和時間讓她成長,她直言從兩個人相處中學到很多。

這是知乎一位匿名用戶發的圖和配文:感謝我的前任,我曾經像個仙人掌一樣,鋒芒畢露地活著。從未相信自己會愛上誰,也不知道誰會愛上我。是你那時無懼我的鋒銳,化開了我的心墻。而我則在愛情中成長,慢慢懂得了一個女孩子的心理,學會了如何去關心一個人?;蛟S有天,我會以更成熟的心態去呵護一份愛情,但也無法原諒自己昔日偏執任性帶給前任的痛苦。

我們都是從經驗中學習。但這并不容易。因為那個經驗可能有害,是個陰影,讓人對今后的關系建立重重防備,甚至把自己緊緊包裹起來,害怕再受到傷害。

還有的時候,我們會抱持著某種完美的愛情標準,刻舟求劍。如果那個標準來自某個前任,這個求劍的過程,可想而知,會是一番傷人傷己的慘烈。

有人追求從一而終的愛,如果它存在,也是因為彼此都能夠在變化中成長。

你已與去年的你不同,你的愛人自然也如是。怎么可能總以老方式去愛。

哈佛教授 Robert Kegan 曾經對他的學生說," 如果你們進入婚姻,你們都會‘再婚’幾次,要么跟同一個人,要么和不同的人。"

這樣的愛,其實是不斷重新愛上的過程。

否則,就會撕裂,或者平淡下去猶如僵尸。

那種情況下,用再多的網絡 ID 或是文身之類的來 " 宣示主權 ",也是沒意思的。

我們的伴侶并不屬于我們。

沒有退出權的契約,也多半是耍流氓。

感情如此。很多事情亦如此。

但這話說易行難,我們一路上都是這般傷痕累累地學習著走過來。

所以,最后就來聊聊:

你從前任那里,都收獲了什么?

以上內容由"WeLens"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科技頻道

科技頻道

科技改變世界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北京福彩快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