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口罩價格降了!口罩企業“冰火兩重天”:有的日產千萬,有的暫停生產線……

央視財經 06-08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國內口罩市場曾一度出現供需失衡、價格急劇上漲的情況?,F在,隨著國內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口罩的產能也出現了供大于求的局面。目前市場上的口罩銷售情況如何?價格又降了多少呢 ?

01 口罩供大于求 價格出現下降

02:14

△央視財經《經濟信息聯播》欄目視頻

在采訪中記者發現,不少市民表示現在口罩不僅好買了,而且價格也便宜了不少。深圳市民:現在在藥店里比較好買口罩,價格比以前要便宜很多吧。

記者瀏覽部分電商平臺發現,目前各大電商平臺不論是一次性醫用口罩還是 KN95 口罩,都能夠很輕易地購買到,而且價格也很實惠。

以 50 只裝的醫用護理口罩為例,其在天貓平臺上賣 89 元,618 促銷立減 16.5 元之后,到手價每個口罩只需要 1.45 元。

天貓平臺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口罩需求出現了下滑,雖然同比還是處于一個高位,但是銷量出現了環比遞減的趨勢,5 月份口罩的銷量相比 4 月份就下降 10% 到 20%。 天貓商城口罩銷售條線負責人 霞殤:賣得比較好的是兒童類口罩,因為現在學生已經開學了。還有一些年輕人比較喜歡、比較時尚又兼具防護功能的多元化口罩,可能會賣得好一點。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目前市場口罩供大于求,口罩出廠價跟 4 月份相比下降了 40% 左右,其中 KN95 和 N95 口罩價格降得更多。

中國南玻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秘 楊昕宇:價格下降更多的可能是 KN95、N95 口罩,因為它本身確實用量比較小,但是現在產能放得很大,可能受到的影響會更嚴重一點,更重要的是隨著天氣逐漸變熱,本身佩戴的舒適度也不是那么強。

02 口罩出口面臨資質門檻行業迎來洗牌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目前,由于國外疫情的蔓延,不少企業紛紛轉型,加班加點地應付來自國外的新訂單。

而另一方面,由于出口門檻的提高,一些企業的口罩卻遭遇了賣不出去的困境。國內的口罩行業呈現出冰火兩重天的現狀。

03:03

△央視財經《經濟信息聯播》欄目視頻

深圳一家口罩企業的負責人告訴記者,4 月份中國的疫情基本上得到控制,國內口罩需求量開始驟減,而隨著國外疫情的暴發,國外口罩需求量開始大幅增加。

深圳三諾集團董事長 劉志雄:我們現在總共出口口罩,應該有一個多億只了?,F在每天幾百萬只口罩出貨,出給二三十個國家,包括像印度、俄羅斯。所以我相信,我們一個月出口兩三億只口罩,應該很正常。

該企業相關負責人薛俊峰告訴記者,為了滿足手里的訂單,目前企業實現三班倒,每天一次性口罩的產量達到 1000 萬片,企業還專門引進了高速口罩機。

深圳三諾集團智慧健康事業部總經理 薛俊峰:以前傳統的口罩機日產量在 5 萬到 8 萬片左右,高速口罩機可以達到一天接近 100 萬片。

與薛俊峰所在企業紅火的生產景象不同,在安徽一家口罩企業的生產車間,記者見到這里生產線已經停工,偌大的車間里面空無一人,顯得十分冷清。

企業負責人姚偉告訴記者,國內口罩需求驟減,出口又面臨資質不夠的問題,這讓企業經營遇到困難。

安徽省桐城興創防護品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姚偉:國外的一些客戶點名要中國商務部白名單企業生產口罩,我們早在一個月之前,積極申辦歐盟 CE 認證和國內商務部白名單。

為了降低風險,他們這段時間只能將企業暫時停工,企業前期投資的 20 條 KN95 生產線,有接近一半的生產線處于停工狀態。

安徽省桐城興創防護品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姚偉:從 3 月中下旬到 5 月初,產品供不應求。但隨著 5 月中旬之后,國外客戶對資質的要求不斷提高,我們一直就卡在資質上面,導致今天生產線基本上都是半天沒轉的。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對于那些疫情發生后,才匆匆忙忙投資興建、生產水平無法達到標準的口罩廠來說,可能會面臨大量關停。而對于那些本身生產質量達標,只是因為資質申請排隊時間過長,導致短暫出現經營困難的企業,仍然有活下來的希望。

深圳三諾集團董事長 劉志雄:因為白名單是一輪一輪的,不代表現在沒上白名單的企業質量不好,白名單不斷在更新。中小口罩廠未來的出路可能是,讓大工廠去收購、合并,這個面臨新一輪的洗牌。

03 口罩機和熔噴布需求減弱 價格下調

02:40

國內的口罩供應充足,口罩行業也面臨新的調整。而處于產業鏈上游的口罩機和熔噴布需求也隨之出現了變化,價格大幅下調。劉輝所在的企業主要從事汽車工業自動化裝備的設計與制造,國內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后,市場對口罩的需求大幅增加,因此生產口罩的口罩機也變得一機難求。

3 月份,他們公司決定投入 2000 多萬元進行口罩機的設計、研發與生產。

深圳市遠望工業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 劉輝:我們本身是做工業自動化裝備這一塊,集中公司的研發優勢和技術力量進行設備的技術攻關。在 4 月份的時候,公司研發的設備調試完成,達到生產狀態。

口罩機最終是成功研發出來了,然而讓他們感到沮喪的是,當初天天電話追著找他們買口罩機的客戶,似乎一夜之間全都消失了,企業生產出來的 31 臺口罩機至今一臺都沒有賣出去。深圳市遠望工業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 劉輝:二月份、三月份,一臺口罩機的價格是非常高的,最高可能要到兩百萬元左右,當時非常緊缺。目前的話,像全自動口罩機這一塊,可能只是在八九十萬元。

劉輝表示,目前他們正在積極跟海外客戶接洽,希望能夠將這批口罩機出口到海外。

事實上,不只是口罩機,隨著今年 4 月份中國石化、中國石油等企業新建的 20 條生產線陸續達產,央企熔噴布產能預計將提升至每天 70 噸以上,在供需結構的影響下,作為生產口罩的主要原料熔噴布,如今價格出現暴跌。中國南玻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秘 楊昕宇:熔噴布之前一度有每噸四五十萬元的市場價,現在熔噴布的價格確實有所下降,目前應該說在原來比較高企的價格當中,我覺得基本上達到過去的 50% 左右的水平。

與此同時,口罩相關企業注冊量增速放緩。天眼查數據顯示,2020 年 5 月,口罩相關企業注冊量有所下降,月新增 10283 家,同 4 月相比環比增長 -70.84%,2020 年 5 月,熔噴布相關企業注冊量為 1728 家,同 4 月相比環比增長 -57.60%。

以上內容由"央視財經"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國內新聞

國內新聞

把握真實,傳遞熱點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北京福彩快8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