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17 歲女孩被撞成植物人,車險醫保都拒賠

ZAKER湖北 06-08 9

2019 年 1 月 19 日晚,17 歲的高三學生鶴瀠結束一天的課程后,如往常一樣步行回家。過馬路時,一輛黑色的小型客車從遠處駛來,鶴瀠被撞成重傷,被診斷為植物人。

隨后警方趕來,經檢測,肇事司機醉酒駕駛且闖紅燈,負全責,被判兩年半有期徒刑。而鶴瀠一家的命運也在這一瞬間因此改變,保險、醫保拒賠,肇事司機無力賠償 50 萬,巨額醫療費用壓得一家人透不過氣,眼看著還有一年肇事司機就被放出來了,而鶴瀠仍躺在病床上,體內插著胃管、氣管,直至今天仍然沒有意識。

鶴瀠媽媽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現在家里經濟十分困難,孩子后續的治療費用不知怎么辦,但是她不想放棄孩子," 當一回母女才 18 年,因為別人的錯誤,造成今天咱們家幾代人的痛苦,我們家孩子的命運就被永遠改變了,對我女兒不公平。"

肇事者醉駕、闖紅燈 車險、醫保均不賠付

鶴瀠就讀的七臺河市實驗高中離家不到兩公里,這條路她走了兩年多,幾乎每天都要走一遍。在鶴瀠媽媽心中,乖巧懂事的女兒不管學習還是生活方面沒讓家里人操心過,自從中考以 760 多分的成績考入這所市重點高中后,為讓父母省心,女兒沒有讓父母接送。

當天放學后,鶴瀠先給媽媽打了電話,說自己沒吃晚飯,路上買點吃的再回來。接著和往常一樣,她經過大同街的十字路口,停了下來等路燈變綠開始穿馬路。下一秒,一輛黑色的五菱牌小型貨車闖紅燈,沖向走在人行道上的她。她被撞到擋風玻璃上,隨后滾下來后腦勺著地,無法動彈。

另一邊鶴瀠的媽媽看著時間過了晚 8 點,窗外風聲陣陣,心里隱隱不安,給女兒打了電話,沒接,心想許是冬夜的風太大,孩子沒有聽到。她開始琢磨女兒到家的時間,想著等女兒回來,問問她路上冷不冷,今天在學校發生了什么,再聊聊高考志愿。這一天,本該和此前 17 年的每一個普通的日子一樣普通。

二十分鐘過后,鶴瀠媽媽沒等來鶴瀠,卻接到警方打來的電話," 你女兒出車禍了,現在躺在醫院。" 鶴瀠的父母急忙趕去醫院,女兒已經送進手術室搶救,萬幸的是,經過醫院搶救,鶴瀠脫離了危險,不幸的是,鶴瀠被診斷為重度顱腦損傷,腦室出血,脾臟、膀胱破裂,身體多處骨折。

鶴瀠媽媽癱倒在地,沒想到女兒會被撞得這么嚴重,明明自己 17 歲的女兒上午還在為備戰高考復習,而現在卻渾身是傷,躺在醫院手術室,生命垂危。

此后在重癥監護室住著的二十幾天里,鶴瀠一直昏迷不醒。而肇事司機畢某剛不僅闖紅燈,經當地公安局刑事技術支隊鑒定,畢某剛血液中乙醇含量為 153.1 毫克 /100 毫升,遠超 80 毫克 /100 毫升的醉酒標準,被認定承擔此次事故的全部責任。但是關于鶴瀠的治療費賠償卻成了大難題。

鶴瀠曾購買城鎮醫保,但是交通事故由肇事方負責,醫保局不賠付。車險公司則說,一般商業車險的免責條款里都規定,酒駕、醉駕不予賠償,交強險中也有明確規定,醉駕屬于免責條款之一。另外鶴瀠是在校外發生的意外交通事故,學校自然也沒有責任。

作為這次事故的肇事者,畢某剛被判刑兩年半,2019 年 7 月下旬,鶴瀠媽媽拿到法院判決書,根據法院判決顯示,其未賠償鶴瀠全部經濟損失,酌定從重處罰。鶴瀠媽媽稱,畢某剛已離異,獨身一人,沒有錢,僅有的 44000 元已先前墊付鶴瀠的醫療費。" 他說等出來了,打工還,可是我女兒現在一個月的治療費就在兩三萬,我們把房子賣了,欠債三十幾萬,我都不知道我女兒能不能熬到他出來。 " 鶴瀠母親表示擔憂。

治療費月均兩萬 醫生稱起碼還需康復訓練一兩年

鶴瀠出生在一個工薪家庭,父親以前是煤礦工人,下崗后,在當地送貨。母親開著小店鋪,專賣布料、窗簾、被罩,兩人加一起月收入 4 千多,日子總是緊湊著過,但是一家人也覺得知足,鶴瀠媽媽說:" 對女兒,我從不說花錢養她不容易,因為比起一個母親對女兒的感情,這都是次要的。"

" 叮叮叮 " 凌晨 4 點半,手機鬧鐘照常響起,鶴瀠媽媽把地上的床墊卷好立在病房角落。每隔兩個小時給鶴瀠換尿不濕、翻身、捶背。到了早飯時間,她將米打成糊,順著胃管給女兒打進去,這時候睡在樓道的鶴瀠父親也醒了,過來輪著照看孩子。鶴瀠媽媽則去醫院食堂買早飯,她常吃的是兩塊的稀飯和五毛一份的咸菜,中飯她和鶴瀠奶奶兩人吃一份 15 元的盒飯,晚飯則在病房旁的配餐室煮一碗面條,就著早上咸菜一塊吃,為了買面條劃算,她總是一箱一箱買。

除了日常的護理照顧,康復訓練目前對鶴瀠來說是至關重要的。鶴瀠媽媽每天都給她做身體按摩,陪著去康復室蹬車。鶴瀠父母每天都連軸轉,一直忙活到晚上 12 點,鶴瀠媽媽開始洗漱,鋪床墊,而鶴瀠爸爸則去樓道、樓梯間等地方睡,這一年多,沒有踏踏實實睡過一晚,鶴瀠媽媽說:" 一開始醫生看到還攆他,后來了解我們的情況了,也理解我們確實沒錢出去住,就不攆了。"

凌晨 4 點半,鶴瀠媽媽起床照顧女兒

就在事故發生后的一年半時間,女兒一直處于植物人狀態,離不開人照顧,鶴瀠的父母把所有精力和時間放在女兒的事情上,家里也沒有了經濟來源,他們把房子賣了,找所有親戚借錢,目前花了 150 多萬,卡上還剩最后的 3 萬多,按照鶴瀠目前所在醫院康復醫生的說法,一個月的治療費在兩萬左右,最多還能撐兩個月。

這位醫生表示,鶴瀠目前的治療有了起色,主要進行的是床邊的功能訓練,做針灸,氣壓訓練等。他稱鶴瀠的病情算比較嚴重的,至少還需要做一兩年的康復治療,目前鶴瀠眼睛可以睜開,手和腿可做小幅度動作,恢復得不錯,但是植物人一般都是 " 持久戰 ",沒有醫生敢保證多久能恢復,最終能恢復成什么樣子。他稱鶴瀠家的經濟情況確實很困難," 別人家都請護工,但是他們是至少兩個大人在輪流照顧,老人也很大年紀了,鶴瀠媽媽也照顧這么長時間了,有時候難免會有點力不從心。"

鶴瀠媽媽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為了讓鶴瀠得到更好的治療,2019 年 2 月 11 日,鶴瀠從七臺河市人民醫院轉到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入院治療,接著同年 7 月下旬,一家人去北京做促醒手術,這是一種對植物人比較有效的治療,可是住了五個多月,在做術前評估時,鶴瀠沒有達標,于是在 12 月底來到北京優聯醫院做康復治療直到今天。

" 手術大概要三十萬,我也沒想過這筆錢從哪來,但是我不會放棄女兒的治療,當一回母女才 18 年,因為別人的錯誤,造成今天咱們家幾代人的痛苦,我們家孩子的命運就被永遠改變了,對我女兒不公平。" 鶴瀠媽媽說,鶴瀠高考志愿打算學醫,她從小就喜歡中醫,喜歡學著電視里的郎中給人把脈,而出事那天離高考不到五個月。

在賣房子之前,鶴瀠父母去了一趟家里收拾東西,無意間發現幾本日記,鶴瀠在 2019 年 8 月 31 日的日記里寫道," 昨天和我媽聊天到很晚,到十一點半吧,我感覺我應該再多愛我媽一點兒,感覺我媽感情也挺脆弱的。我感覺我們挺好的。"

律師稱車險應予賠付 可向民政部門申請救濟

對于該事故中,肇事司機畢某剛判決有期徒刑 2 年半,鶴瀠媽媽表示不服," 他是醉駕,且沒有賠償我們醫療費,哪怕多判幾年對我們也是安慰,為什么只判兩年半呢?"

對此,北京慕公律師事務所主任劉昌松律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在交通肇事若沒有逃逸等情節,最高刑為 3 年,本案肇事司機被判處 2 年半,已經是不輕的刑罰了?,F在刑滿出獄,其刑事責任就算承擔完了,被害人家屬還想再多判人家幾年是不現實的,沒有法律依據。當然,肇事司機還欠被害人近 50 萬元的債務依然要還," 可以催促法院對他繼續執行,今后肇事司機掙了錢,除保留必要的生活費用外,都應用來償還事故債務。" 劉昌松說。

北京必奕律師事務所律師李國蓓則表示,交通肇事罪法定刑共分三檔,基礎法定刑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和拘役,根據司法解釋,第二檔法定刑 3-7 年有期徒刑,是指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別惡劣情節的情況。" 司法解釋對‘其他特別惡劣情節’進行了解釋,其中包括無能力賠償達 60 萬元以上的這種情況,因此并不是只有逃逸一種情況才適用 3-7 年這個法定刑。"

李國蓓認為,從對刑法交通肇事罪和其司法解釋的整體理解來看,條文設計既要維護公共安全,也要兼顧保護公民人身財產權益,肇事后逃逸就是為了逃避法律責任包括民事賠償責任,而無賠償能力達 60 萬以上,顯然與逃逸這種行為對受害人的損害后果是等量相當的,由于交通肇事是機動車輛對人的生命健康權造成的損害,這種后果往往是非常嚴重的,制度設計交強險這種強制保險,并鼓勵車輛投保商業險,以在發生事故后能盡最大可能對受害人彌補,達到損害填平的賠償標準,如果車輛有足夠保險支撐,肇事者一般也不會因為擔心賠償而逃逸,二者設定目的是一致的。

" 那么當車輛所有人不投?;蛘唏{駛人違背商業保險條款設定的理賠條件,違法駕駛,例如吸毒醉酒、無證駕駛等等,自己又沒有足夠的賠償能力,達到相當的嚴重程度(30 萬,60 萬)致使遭受嚴重創傷的受害人得不到及時救治,顯然這種行為對社會危害性更大,達到 60 萬以上,應當適用 3-7 年的法定刑評價。這個案件為什么沒訴交強險的保險公司,是否根本就沒有保險,不得而知。" 李國蓓說。

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判決書的被告為畢某剛一方,沒有起訴保險公司,紅星新聞記者隨后查閱類似交通肇事罪的案件中,多有附帶對車輛投保公司的民事訴訟。鶴瀠媽媽稱,對沒有起訴保險公司一事也并不清楚," 當時(保險公司)就說是醉駕不能賠償,我們也不懂這些,就沒有管了。"

那保險公司是否可以賠付呢?劉昌松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根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 22 條的規定,駕駛人醉酒駕駛的,造成受害人的財產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但造成人身損害是要賠償的,應在機動車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墊付搶救費用,墊付后回頭可向致害人追償。因而,所謂保險公司對醉酒事故不賠的說法是不能成立的,強制保險對交通事故造成他人重殘的搶救費最高可賠付 11 萬元。

至于城鎮醫保,劉昌松表示,一般侵權事故由加害人承擔賠償責任,醫保是不賠付的。另外,對于法院判決肇事司機賠償 50 多萬元,但其賠償了 4 萬元后,便沒有能力賠償了。這種情形下,劉昌松建議被害人家屬根據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等八部委《關于開展刑事被害人救助工作的若干意見》向執行法院申請司法救助。" 我曾代理有一起刑事執行案件在北京一中院為當事人申請到 15 萬元的救助金。若上述辦法還不能解決被害者家庭的經濟問題,建議被害人家屬向當地政府民政部門申請救濟,或向各級紅十字尋求幫助,也可通過其他民間籌款平臺向社會公眾求助。" 劉昌松說。

以上內容由"ZAKER湖北"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北京福彩快8开奖结果